谁为禽流感买单

by admin on 2020年2月26日

然而,在巨额治疗费面前,无论是国家的法律法规,还是国家卫生部门的红头文件,都难以让医疗费用减免政策落地生根,也难解患者的燃眉之急。面临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究竟应由谁来买单,如今面临道德与法律的艰难困境。

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43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提供必要资金,保障因突发事件致病、致残的人员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但这项条例在各地的具体实施不尽相同。政府财政应该负担多少?是全部买单,还是按比例买单?在条例里都没明确说明。

作为H7N9禽流感的始发地长三角地区,尚未公开表示会设专项基金。

胡永华强调,钱不是第一考虑要素。如果某一种传染性疾病,威胁很大的情况下,为了防控,政府就应该要承担责任。如果因为病患经济能力而延误治疗,最后导致传染病的流行,是不可想象的。这对于各国都是原则性的问题。对于传染性疾病投入,就应该用公共财政买单。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是有预算的。

沉重的医疗费给一些可能感染H7N9病毒的人体带来了压力,同时也为一些保险公司创造了商机。

上海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细则第八条规定,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预防、应急准备、应急处理和相关科学研究等所需的经费,列入本市各级政府的年度财政预算。

浙江省、广东省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实施办法中则表示,对收治的病人实行先收治、后结算的办法,但最终由谁来结算承担,也没有明确指出。

记者对比市面上其他相关保险产品发现,禽流感不属于意外伤害范畴,人身意外伤害险无法赔偿。目前保险公司销售的重大疾病险,由于是事先约定,只对合同中列明的二三十种重大疾病有所保障。而H7N9禽流感是新出现的病种,因此这种新发的流行性疾病并不在承保范围之内。而市面上的其他寿险产品(如终身寿险)虽也对禽流感承担赔偿责任,但前提条件是被保险人必须死亡。

随着H7N9禽流感病毒肆虐,高额的医疗费用逐渐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据悉,南京第一例患者许某接受治疗的费用每天将近1万元,目前已经陆续花费了10万元,其中一部分还是跟…

僵持一周后,双方最终在3月27日达成协议。上海闵行第五人民医院在协议中称,患者因发热咳嗽入院,诊断社区获得性肺炎无误,虽经抗病毒性治疗,病情仍持续加重。院方通过多种途径积极为患者治疗,无奈患者终因疾病因素,医治无效死亡。患方提出,患者年轻,家境贫困,希望予以人道主义补助。医方考虑治疗过程中存在医患沟通不畅、文书书写欠规范等情况,予以一次性补助3万元;另外通过民政、保险等途径再给10万。

胡永华所说的预算,是根据《预算法》第32条各级政府预算应当按照本级政府预算支出额的百分之一至百分之三设置预备费,用于当年预算执行中的自然灾害救灾开支及其他难以预见的特殊开支。而其动用方案,由本级政府财政部门提出,报本级政府决定。

华安保险湖北分公司非车险部负责人熊欣介绍,前天在武汉开售,就售出6份,还有20多位客户在报送身份证明等资料。熊欣说,出租车司机投保较多,我们也特别针对流动性较大、人际接触较多的人群进行了推介。

新的商机

当然,设立H7N9紧急救治基金,仅是治标之策。对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目前还是靠政策,没有法制化的保障。如果政策上没有作明确规定,就不知道由谁来出这个钱去治疗。胡永华表示。很多公共事件都能对制度的修补完善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十年前的SARS促成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的完成,如今对包括H7N9禽流感在内的各种公共卫生事件,患者的医治费用如何承担,需要更为细化、更有操作性的制度作规范。

随着H7N9禽流感病毒肆虐,高额的医疗费用逐渐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据《南方周末》报道,10年前SARS期间广州市内各家治疗非典的定点医院患者欠费现象就很普遍。医院无条件地收治了病人,如果病人最终没有能力支付医疗费,有关部门应对医院给予补贴。但目前,这些欠费还是由医院扛着。

3万并不是医院支付的大数目。4月9日,安徽滁州的韩女士因患H7N9禽流感不治去世,其治疗医院南京市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垫付了30余万元治疗费。韩女士的丈夫表示,家里没有什么积蓄,如今看病已拿不出钱了,这次是因禽流感生病的,希望国家能报销医药费。

在美国、加拿大、英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大病医保已经全覆盖,不仅H7N9,只要是紧急病情都可到公立医院,只需付门诊费,在中国这一块恰恰是缺失的。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已经明确要求,各级医疗机构不能因为费用问题延误救治或推诿患者。但是这还不够,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胡永华表示,期待国家层面出台有关费用的具体方案。

同时,中大医院所在的江苏省在实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办法中第24条也规定,对因突发事件致病前来就诊的人员,医疗机构必须接诊治疗,并实行首诊负责制。治疗所需费用按照国家和本省的有关规定执行。但是,具体规定是如何执行的?对这个问题,江苏省卫生厅以一切以卫生厅网站发布的消息为准为理由拒绝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

吴亮亮从3月4日住院到3月10日死亡,平均花费每天1万元。当时H7N9尚未被公开,家属认为,医院在对吴亮亮的治疗中存在失误,导致其死亡,为此,家属向院方索赔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抚养费、赡养费共计107万元。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目前H7N9禽流感患者平均每天的治疗费用在1万元左右。病患支付方式不尽相同:最初入院的患者,主要是由个人买单,然后医院提供一定补偿,之后的患者则多采用先治病后付款的模式。

截至记者发稿之日,全国已经报告了H7N9患者38例,其中有10名患者不幸身亡。有险企内部人士表示,由于禽流感是突发性流行性疾病,业内并无可以参考的保险精算数据。若按照目前禽流感疾病的死亡率和发病率来看,华安保险万分之五的费率是暴利,这只是利用迅速暴发的突发疾病来做卖点。

事实上,早在2005年,华安保险、民生人寿等多家保险公司就曾针对禽流感疫情推出过类似产品。熊欣介绍,当初推出后,全国共签下10万多份保单,只不过禽流感消失后,这一产品渐渐被市场遗忘。

考虑到几十个家属在上海吃住每天需要1000多元的开销,吴亮亮的家属们最终同意了该方案并签字。3月28日上午吴亮亮的遗体火化,当天下午,13万补偿款到账。

2003年SARS期间,国务院决定由中央财政设立20亿元SARS防治基金,用于农民和城镇困难群众中SARS患者的救治工作。如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也呼吁需设立专项资金为H7N9患者免费治疗,或者给予适当减免。这笔资金不仅可以为患者减轻经济负担,还可以为检测试剂的运用、疫苗的研制、实验室开展相关专项试验提供宝贵的资金保障。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上海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医院只是为了避免事态扩大从道义上予以补偿,本不应该由医院来承担的。

此外,吴晓雅每天都要进ICU,防护装备必不可少。医院只发了个绿大褂,鞋套还是她向医生要来的,10块钱1袋的口罩都是她自己掏钱买的。

高额的救命钱

谁来承担这笔高额费用,并无法律条例明确规定,但是在减免医疗费用方面,《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国家突发公共事件医疗卫生救援应急预案》中皆有涉及。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4月3日晚也紧急发文,要求医疗救治费用按照规定渠道解决,严禁因费用问题延误救治或推诿。

截至目前,只有广东省和广州市分别设立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及医疗救助基金,主要用于救助经济困难的患者以及防控工作,首期经费分别为3000万元、2000万元,目前均已到位。但是关于经费的具体使用和管理办法尚未明确,广东省卫生厅和省财政厅等有关单位正抓紧制定。此外,广东省已明确规定,城乡居民感染H7N9禽流感的治疗费用将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已故上海病患吴亮亮的妻子吴晓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前后光是医疗费就花了五六万,后事也花了不少。入住上海闵行第五人民医院的第三天起,在医生要求下,她多次外出购买一支就要500~600元的人免疫球蛋白针和25%人血白蛋白针,每天都要打好多支。

据悉,南京第一例患者许某接受治疗的费用每天将近1万元,目前已经陆续花费了10万元,其中一部分还是跟亲戚朋友借的。她家人原本打算卖房凑钱,后来房址在微博上曝光,因被忌讳而无人愿接盘;安徽滁州的已故病患韩某住院18天,已经花光了积蓄,由医院垫付了30多万。

事实上,依据《传染病防治法》第62条规定,国家应对患有特定传染病的困难人群实行医疗救助,减免医疗费用。但是,如何界定患有特定传染病的困难人群并无明晰标准。在实际执行中,像肺结核等一些传染病,国家已实行了免费医疗。

此外,平安产险于4月12日推出平安甲型H7N9流感综合保险,可通过平安官网和平安保险商城购买该款保险产品。

事实上,上海闵行第五人民医院迎来的追讨者不止吴家一个。上海首位因H7N9死亡的李某的三儿子在上海市、区政府的协调下,也正与院方谈判。

不过,在出现H7N9禽流感病患的江苏地区,由于禽流感无忧疾病保险产品长期无人问津,不仅已经停止了出售产品,就连投保单等相关宣传材料,也已不再印刷供应。

模糊的经费来源

但是,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则认为,用公共财政资金为H7N9禽流感患者买单需要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H7N9禽流感具有人到人的传染性。现在的H7N9尚没有证明人传人,可以看作个人卫生事件,用其他纳税人的钱为一个人看病是否公平,需要考虑。如果H7N9需要政府救助,依此推论下去,一个人得了肺炎或者艾滋病怎么办?如果得的是H5N9又怎么办?目前禽流感患者治疗费由政府财政买单,时机不太成熟。从长期来看,财政的钱怎么花需要通盘考虑。

华安财产险公司7年前推出的禽流感无忧疾病保险成为目前全国最先一款专门针对禽流感的在售保险产品。据介绍,该产品费率为万分之五,即100元可以保障20万元,属于消费型,保障期为一年,理赔前提是只要由当地卫生监管部门开出证明、确认感染禽流感病毒就能赔,不过需要投保人必须在购买产品后的10日内没有被确诊为禽流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