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美杏:为农民工讨薪3亿多

by admin on 2020年3月30日

“农民工,一个衣着破旧进城务工的农民,谁看得上呀!”“农民工,一个卖苦力养家糊口的弱势群体,谁瞧得起呀!”她却对农民工有着一种敬重。她把农民工视为亲兄弟,把…

农民工,一个衣着破旧进城务工的农民,谁看得上呀!

农民工,一个卖苦力养家糊口的弱势群体,谁瞧得起呀!

她却对农民工有着一种敬重。她把农民工视为亲兄弟,把农民工的事儿当自己的事儿。谁要说瞧不起农民工的话,她当即据理力争;谁要随便拖欠农民工工钱,她就找到谁不依不饶。

近10年来,她锲而不舍,为农民工办理欠薪案件4000多起,累计讨回欠薪3亿多元。

她,就是广西南宁市江南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副大队长陈美杏。不管是同事,还是和她打过交道的企业老板或农民工,都喜欢叫她陈姐。

哪怕是一天工钱也要帮着讨回

53岁的陈美杏,高个头,见不得世道不公是她天生的性格。1997年调入江南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后,她总认为:农民工的工钱都是一颗汗珠子摔八瓣换来的,真的太不容易了!

包工头欠一天的工钱,几十块钱的小事人家会管吗?2013年3月12日,63岁的湖南籍农民工陈立督走进了江南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接待他的正是陈美杏。陈立督在广西体育中心三期工程当保安4个月,结果在结算工钱时,被包工头克扣了一天工资。无奈之下,他找到江南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哪知自己打工的工地隶属良庆区。尽管不是自己管辖的区域,但陈美杏当场联系了良庆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请求派人配合协调,最终弄清包工方确实少算一天,并当场让老陈拿到了90元工钱。

企业可以交往的朋友

执法部门与被处罚单位是相互对立的。然而,经陈美杏交涉过的企业,不仅没有产生矛盾,反而都愿意与她交朋友。有人不禁要问,陈美杏有什么绝招?陈美杏却说:我的招数并不特殊,就是八个字不偏不向,公正对待。

2012年3月12日,南宁市天朝皇家会所头一天还正常营业,第二天却大门上锁,老板不知去向。81名员工上月工资还没拿到。根据投诉,陈美杏马上带人核实工商注册信息。经查远在浙江的吴某是法人代表,可他说会所早已转给魏某,至于魏某在哪里谁也不清楚。

案件一时比较棘手。然而,陈美杏并没因此气馁。通过细致调查,她找到魏某的联系方式。一开始魏某不愿露面,但经陈美杏讲理说服,最后提供了合伙情况。哪知,这些合伙人有的在黑龙江,有的在海南,还有的在广东,都拒接电话。协查员们认为,这事没指望了,干脆交法院吧。可陈美杏知道,走诉讼程序需要很长时间。于是,她一边安抚农民工的情绪,一边夜以继日地细致查访,最终打开了缺口,让81名农民工拿到了当月的27万元工钱。

事后,几位打理企业经验不足的老板,居然由躲避变成主动联系陈美杏,希望陈美杏抽空来企业坐坐,帮助改善内部管理。对此,陈美杏非常乐意,并抽时间为这几位经理传授企业管理知识,规范用工制度,提高企业管理水平。

停不下来的灭火队长

每天上午9时以后,要想在办公室里找到陈美杏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不是在工地,就是在去工地的路上。干我们这行,就好比灭火队,哪里有火就往哪里扑。陈美杏如是说。

走进江南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的办公室,看到最多的是农民工送来的各式各样的锦旗,上面写着的句句肺腑之言,不仅表达了对江南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的感谢,而且也印证了陈美杏率队践行廉洁奉公、执法为民宗旨的一件件动人事迹。

在办公室里找不到陈美杏,在家里更找不到陈美杏,一年365天有2/3以上的时间,她不是泡在工地上,就是忙于调解纠纷。

陈美杏曾想在父母面前做个好女儿,丈夫面前做个好妻子,闺女面前做个好母亲。而如今她却说,自打承担起劳动保障监察这项工作,自己的想法根本就无法实现了,但当农民工领到血汗钱后,幸福的泪水就会冲淡她所有的艰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